个人空间 最新动态 近期信息 关于

  • 我不知道该不该觉得幸运——作为一个女人生在这个父权社会里。“女人”——天生就更有资格依赖和被引导而不轻易受苛责。“父权”——总有能妥协于我的男人对我进行妥协。
    所以这就是我更迷恋将我当作独立个体且苛刻地要求我的男人的原因吗?
    人能不能对待自己的欲望坦诚点。想吃好吃的就说:我想吃;想做爱就说;我想做爱。为什么还没认识到欲望的存在就急着去否定它们呢?就不能先承认,再去判定到底是该满足还是该压抑吗?
    我是个习惯两三件事同时做的人,注意力经常难以集中。思维跳脱。我喜欢思考,喜欢幻想,喜欢追问一些终极问题。可身边的人都说我是乱想,说我这样根本没有意义。我不知道什么是有意义,什么是无意义。我本身存在有没有意义?我试过不思考的生活,发现那样我同猪狗没什么区别。醉生梦死。思考让我感觉到我在活着。用力调动感官去感受世界让我感受到我在活着。可如果我是因为这些才活着,那这些他人眼中无意义的事是我活着的意义,那我是否还该活着?
    生命经常很美好。但有时也不过如此。
  • 正在加载…
  • 正在加载…
  • 正在加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