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留言

救命本entp失去了想要交友的欲望,社恐住了这正常吗(指没有手机一个都不认识,之前交了个朋友还不跟我玩了就好家伙(勿喷?)现在下课天天顶着树发呆救命
一些不同的人,只不过是起点、生长速度、方向不同罢了,“坏人”更能治愈“坏人”,人需要的本来就是一起变好的人,而不是为了扩宽某部分人的认知,在无人知晓之处,成为牺牲品。道德水平高和过得不好,怎么感觉本来就是相违背呢。
人打出去的伤害都会回到自己身上,不双标的人是如此,双标的人也逃不过。站的越低,攻击性越强,我就是这样。
看到韩佩泉的事,感觉有些事真的不是“人性”的锅,人性谁都有,那些事是部分人认知水平、素质、智力、同理心的问题。我也遇到过几个人,出于各种目的和立场,全心全力希望看我过得不好,而我总觉得自己缺乏正面对抗的能力和必要,甚至有过为了避其锋芒而如其所愿的想法。但一个人,除非是死了,他在世间永远都有一点份量,如期所愿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学会判断是非,建立让舒服的关系,过好自己,善用拉黑。
我发现有一类人,会把多个人,以各种名义,留在非常亲密的圈子里,基本就在“避嫌”的底线上蹦迪。真就是性格如此,就喜欢这种友爱的感觉,不论对方是谁、是什么关系,或者他这么搞会对别人的亲密关系造成什么影响。第一次见识,活体张无忌。
感觉跟谁在一起都不安全,所以一到外界,感觉自己的内在顿时空了,不敢沉思,不敢多说,不敢善,不敢恶,外界时时刻刻都是双标的、善变的、充满利益和情绪的,在这样的世界里,没有形状才安全。
所谓“人格完整”是不是就是有脾气就发,有情绪就放,没有任何目的,也不以自己为中心,以“情绪”本身为中心。
悲悯真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大爱也是。同时它们也是天道所酬者。悲悯那些没有条件悲悯的人。
看到一个老同学和她的同学之间的对话:
老同学的同学:如果给你一千万你会去做什么?
老同学:如果是谁?

我曾跟老同学无话不谈,我们很多想法不谋而合,然而分道扬镳了。在我看来脑洞令人兴奋,而老同学则是喜欢保留,在涉及观念的问题上从来都是转移话题。脑洞不能愉悦她,保留想法也是保护自己不受judge,她已经对人际关系的本质有了自己的信念,“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厌恶外界的节奏,也不愿输出什么。

我觉得可怖。她应是绝了望吧,她周围的人也是该绝了望吧。

忽然就觉得自己的生命,要放在“无聊的事”里多燃烧一阵,与天地人都斗一斗。人各有命吧。
那么我再随便聊聊别的吧,关于自杀。
很多人会觉得别人自杀是对方的选择,根本没必要去劝他。确实,有一部分人作出这种决定是经过认真思考权衡的,进行过长期的规划。也许对他们来说死比活着更幸福。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我想奔赴死亡的瞬间都是我情绪过激的时候。我想大部分人会由于一时冲动或一时遭受巨大痛苦,想通过死亡逃避,在极端情绪控制之下走向一条“如果死后还有思想自己会后悔”的路。
劝别人不要自杀,是为了给对方一个反悔的机会,或者是给对方一个“从楼顶走下去”的台阶。很多时候这种劝说能够成功,毕竟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活着总归是好的。
令我震惊的是很多人听到依奈那件事后表达出来的观点都是“似了管我屁事”。尽管这是事实,但是连惊讶、基本的同理心以及对网暴的不认同感都没有吗(被人类吓跑.JPG
  • Like
反馈: none
GOODBYE
GOODBYE
如果有人会点进我的主页并且有相反观点,可以和我聊一下,尽管我不知道你点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GOODBYE
GOODBYE
咳,感觉自己都有点阴谋论了
GOODBYE
GOODBYE
也有可能这种想法是为了避免共情别人导致自己难受(以那些发表上文观点的人的语气而言,这种可能性应该也不大)
我现在都在尽量避开很多负面话题,Fe太高。
到了一定的高度,会发现周围都是聪明人。本应该如鱼得水的呀,怎料会发现,不论到了什么地方,再怎么摆脱,自己仍立足在当初那个垃圾堆里,在没有垃圾的地方,成为新的垃圾。
命运早就在暗中对他们的自以为是标好了价格,当然,也对我的每一次得理不饶人标好了价格😂
努力努力,天道酬勤。
有意识伤害过他人的人没一个长久地过得好的,包括我在内。
无意识伤害他人的,仍在相同的麻木中活自己的。
感到受伤的人,选择面对则是为自己设立了依托和限制,选择逃避,伤痛仍会不断被激活。

最终的出路只有一条——
看天道,不看人。
久违地听别人向我宣称“我这个人护短”,说得像我这样的人会从“护短”中占什么便宜一样。亏倒是吃过不少,上一个对我强调她很护短的人简直是整个东亚暴政的微缩版,精神日本人,不以人为本倒以人为理由,高姿态,热心肠,逼我结恶缘,无语。
顶部